_文狸_

祝我重生。

【幻欧】好久不见

【幻欧】好久不见

——cp幻欧
——自我意识流,请不要上升到真人(如果有人看的话)
——这种文风真是第一次
——小学生文笔
——交个党费请不要嫌弃,谢谢观看

  “哇,白色裸男。”正在喝水的某up主差点没把喉咙里的水给呛出来,然后盯着屏幕看了有十几秒才失落地望了眼手机上疯狂刷屏的弹幕消息,确定这个白色裸男的确不是那个住在他网线里的男人,于是在尴尬之前失落先一步到来。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他这才意识到应该对对方说一声抱歉。

  在一瞬间的沉默过后,队友接受了他的道歉并愉快地退出了组队,接着他便在自己的直播间里将尴尬两个字重复了不下十遍,然后找了个借口玩起了人蛇大战。“今夜不适合玩社交游戏。”我们的大哥这样理直气壮地说到。

  这是那个被称为欧皇的男人消失在他游戏里的第一百天,当然因为多次组到的缘故让他俩私下也有些联系,那个白色裸男私下并不像游戏里一样骚气满满,相反两人单独交流时他甚至会给他一种类似于羞涩的感觉。他叹了一口气,也就是那个男人太羞涩他才没能开口问他为什么这一百天里的三个法定节假日他都没来与自己匹配。
 
  他操起手边的水杯,想了想两人差距并不大的分数,那个裸男该不会去找别的阿婆主浪了吧,否则凭他的运气怎么可能想匹匹不到自己。然后一秒后当他因失神摆放的光法师被巨蟒捏死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想法有多危险。

  “gay爆。”众人听见他低沉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冒出这样一句话。接下来他便看见直播间因节奏风暴而起的“看来某幻今天很想念某个男人”齐刷刷地从眼前闪过。

  “谢谢某幻今天也没有欧皇送的节奏风暴,某幻今天有欧皇也不会告诉你们的,别想了。”当然这话出口后他自己内心燃起一股子无名之火,然后不断发酵让他越来越气,哇,那家伙果然是移情别恋了吧。他的确没有意识到自己目前的现状就是一个等待恋人回复的傻瓜。

  心里头梗着的事让他下播之后仍然没能愉快地完成养生的梦想,最后还是无奈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两点三十一分,某白色裸男一定睡了,于是安心地点进他的头像发送了消息。

  “裸男,最近不吃鸡了?”

  叮咚——哎哟,秒回。

  “还在工作,你还没睡。”

  于是这个半夜睡不着的阿婆主差点没从床上跳下来,当然最后在他压制之下也仅是抖了抖肩来表示惊讶。他看了看自己周围的黑暗,小声地清了一下嗓子,确定不会被父母听见,然后心一横拨通了聊天软件自带的电话。(原因当然是他并没有要过白色裸男的手机号。)

  对面明显是被他这个举动震惊得无法行动,以至于刺耳的铃音响过十多秒之后他才点了接听。

  是白色裸男拥有的温顺的声音“怎么啦,大半夜的。”还带了一点点哑,他一时间无法将他和游戏里的形象联系在一起,所以久久没有回复他,就在他以为他久没说话对方已经挂断时手机里那人压低了嗓音“噢是不是你父母在你不敢讲话。”

  他憋出一声轻笑,和游戏里一样压低嗓音开了口“不,就是游戏里有点想你了。”

  “哎哟,想我就说嘛,说不定我明天就来找你了,还打电话,我流量还要钱勒。”

  “噫你对自己的运气这么自信的嘛,那你这几个假期怎么没来匹我。”

  对面的声音顿了一下

  “哎呀我运气不好行了吧。”

  “那你明天邀我,我不播给他们看。”
 
  “暗箱操作的某幻君,可惜我其实抽不出时间来和你吃鸡。”

  “除了虎视眈眈之外,你终于使用了第二个成语。”

  “...”

  当然第二天以及第二天的第二天和第二天的第二天的第二天,某幻的等待吃鸡吃了三天依然没有等来那个男人,鬼知道他心里有多想砸烂键盘,当然直接问正主会比较合适,可是这样他不保证对面不会嘲笑他臭不要脸,男人可不能认怂,某心急如焚的主播这样想到。

  欧皇以极其浪漫的姿态来到他的身边,当然前几局他并不能准确地找到他与其他男粉的区别,熟络之后才发现他到来的方式是多么细水长流以及出其不意。一开始仅仅停留在不讨厌这一层面,而从不讨厌到喜欢这一质变大概是在二月二十八的“告别赛”和后来与小鸡子组队。

  告别赛时他有种再也见不到这个白色裸男的错觉,所以在说出时间过得很快之后他哽咽了一声,不过话题是被自己打断,他是一个不大喜欢这样感伤情景的人。

  三月八日便有了意外惊喜,而后来和小鸡子组队时某个瞬间他终于意识到了那个白色裸男对自己是特殊的,而这一特殊足够被叫做喜欢。是小粉丝压低声音和他说话时他起的鸡皮疙瘩提醒了他,这样说话的确很gay,但这样和欧皇说话不会感觉很gay。

  完了,他喜欢上了一个骚气满满的白色裸男,然后他又有一些欣慰,还好是他。

  近来对方与他的长久疏离让他感觉不安,他又无法进一步试探对方的想法,只有直播的次数在不断减少。

  这期间他把自己和他从相遇到最后一次见面的视频完整看了一边,他大概是有点喜欢自己的吧,不,他肯定是喜欢自己的,不然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能说出某幻君我爱你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他便抛弃了男人不能认怂的想法,再次拨通他的电话“喂裸男,给你说个事。”

  “哇,我上班呢,你干嘛呀。”对方有些恼怒。

  “...我可能喜欢你。”

  “...”对方挂断了电话。

  完了,一盆冷水从头给他泼到尾,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他除了完了再不能思考任何事。欧皇不会以为自己是那种*粉的男主播吧,他扶着额头盯着手机界面愣了好一会,才接受了自己似乎是表白失败这一事实。

  钢铁直男白裸男。

  那以后他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那个曾经走进过他生活的粉丝,吃鸡时也对匹配到他不抱任何希望,他没有了解过他的世界,那样轻率地说了喜欢的确是他的错。

  一转眼到了冬季,北方的暖气并没有让自己感受到寒冷。他似乎就是在某一个冬季认识的那个男人,他们的故事还被不断更新的数据库记录在案。有时他玩游戏恍神间还能听见欧皇那小心翼翼询问的声音。

  “May I please ask your name, beautiful boy.”

  “好啦我是男粉。”

  他会想像他努力上分的样子,大概也体会到了他匹配到自己的艰难,然后又纳闷他那么努力为什么会不喜欢自己,最后都归结成一声长长的叹息,还有心头无数的挫败感。

  “Darling,all I know are sad songs, sad songs.”

  那个冬季他走出了房间,再次为他的粉丝们画了一个大屁股,评论区里没有欧皇的身影,那些孩子在用各色的表情包回报自己画的不规则爱心,他很不幸地没能感受到开心,于是当晚直播时将I Took a Pill in lbiza又唱了一遍。

  也许在冬季开始的故事就应该在冬季结束。

  在心情低沉期总是会做一些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比如他竟然答应了某个漫展的邀约,看了一眼嘉宾名单,有几个熟人也不会至于尴尬,花花绿绿且人数众多的漫展并不合他的口味。

  在粉丝们锣鼓喧天地闹着这次不能再错过某幻时,他刷新微博动态发现失踪人口发了一条“me too.”这并没有在他心中掀起过多波澜,只当他是偶尔分享自己的生活,而自己应该远离他的生活。

  漫展那天久违地出现了冬日的阳光,他与头像上一样的红色围巾显得有些违和,但他还是收紧了那条围巾,走进满是人头的大厅。阳光被人群阻断在室外,室内仍是寒冷的冬天。

  他趁着上厕所的时间溜到人少的地方躲避人群,这次的粉丝没有让他感觉到尴尬,只是过多的热情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他找了个凳子坐下,各种欢乐的人从自己面前走过。

  “嗡——”被设成震动的手机突然一声鸣叫,这让他吓了一跳。

  而屏幕亮起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一下子跳到嗓子眼,眼前的脚步都似停滞了一般,似乎有谁停在了自己面前。

  他抬眼的瞬间按下了接听键。

  “喂。”

  “喂,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关心我发了什么微博。”

  他张着嘴好一会没说出话。

  “我说我想清楚了,我也是。”

  “什,什么?”

  “哇你个臭不要脸,你说喜欢我,我说我也是...还有...”

  面前站立的青年俯下身放下手中的手机,那样平静而激烈地靠近他,最后停在他面前,一双眼睛里没有闪躲。

  那一瞬间仿佛所有人潮都成为幻影,他看见阳光透进他的世界,而那个青年压低嗓音温柔地说了一句。

  “好久不见,某幻君。”

(完)

 
 

评论(14)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