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文狸_

祝我重生。

【幻欧】药

——自我意识流
——文笔辣鸡没有剧情
——不要上升到正主噢

——
“有人说,时间是最妙的疗伤药。此话没说对,反正时间不是药,药在时间里。”

  在广东提早进入的炎热天气里难得地出现了回冷的现象。那阵带着湿气的风打过来时他只穿了件白色体恤,借着寒冷他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触感是如干枯树皮一般的鸡皮疙瘩。这触感并未在他的脑海里长久真实下去,在微冷之中他轻轻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他的脑子里像被人塞满了浆糊,他这样不安地想着。

  他在一堆浆糊之中看见他的模样,然后打了个喷嚏,疑惑为什么那个男人在自己脑海里会是个黑色爆炸头。一想到这里自己营造出的伤感与浪漫都倏而不见,只剩下带着头痛的甜蜜,当然现实似乎并没有给他留下甜蜜的余地。

  他是偶然出现只能被时光磨灭的路人,这是最初他对那个男人的定位,而今他用这句话来形容自己。之前这一意识只是隐约存在于臆想之中,现在他看得很清楚,很多人说谁都会为自己这样细水长流的情感动容,可那也仅仅是动容罢了,对于改变关系而言动容就像是挡车的螳臂一般无力。

  他是喜欢他的,这一点他在发现之后便小心翼翼地藏匿,却在无形之中人尽皆知。自己平日里并不会在意路人对自己的评价,但他畏惧自己那一份感情影响到他的生活,被爱上的人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为什么我喜欢一个人要这么憋屈。”他闷闷地喝了口刚买来的罐装咖啡——失眠让他昏昏沉沉。

  打开手机想找些乐子来清醒一下头脑,备忘录却很不怀好意地弹窗告诉他“今天是他的生日”,fuck off,自己当然记得比你这一堆辣鸡数据还清楚,他点进去选择了删除,看着空旷的桌面难得地心情大好。他不需要自己的祝福,自己又为什么要作死去自找苦吃,于是翻出通讯录打给自己那行程超满的朋友,一起来杯coffee吧兄弟。

  然后对方拒绝了他。

  四月六日什么都冷得要死,他开始后悔没有多带一件外套,路上匆忙的行人都裹在暖和的大衣里,这并没有让他懊恼,他耸耸肩决定让自己回家躺着。

  温床会使他陷入诡谲的梦境,会使他不再受困于自我建设的囹圄。可惜他的梦境也不再眷顾他,他梦里是漆黑一片,寂静得发寒,他裹紧被子醒来,发现四月六日这残酷的一天已经要过去。

  他做了一个决定,如果他上来第一把就能匹配到你,他就再坚持一下把那块冰块捂热,同时他也接受了一切后果,然后自嘲了一句,天下哪有那么多想烧成火的冰块。

  进入游戏界面的一瞬间他愣了一秒,然后下意识地看向队友的名字,嗯,就算做没匹到吧。happy birthday,他献上自己的祝福。其实他也想做第一个给你这样祝福的人,可惜你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也有可能是自己的地位不容许你给他机会,弹幕里沸腾的欧皇二字溢出了屏幕,他皱了眉就按下了关闭键。

  “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他自己一开始抱的期望太高,所以在认清自己的定位后,他与期望一同摔得很惨。

  “有缘再见吧,某幻君。”

  他的确会陪你无数过六年,只是那些岁月里他会让自己不再狂热,把控好真正的粉丝与偶像的距离,成为一个称职的追随者,而不是眼下这样心里怀着茂密生长的觊觎。时间总会把一切冲淡,喜欢也不例外,萌芽总要在光明之下,而他现在要封闭所有你给过的光明。

  只是心里总是有着难过,如果有一天他彻底消失在你的世界里,你会不会有所察觉。

——

  “他可能会难过吧。”那个因为出门没带口罩而感受到许多目光的男人对着面前的台湾友人倾诉,青岛最近的气候喜怒无常,他们身处温暖的室内,窗外疯狂刮过的狂风却让他感受到了寒冷。

  台湾友人的口音和某个人很像,如果声线再软一点他可能会很渣地把他误认为他,友人默默吃着东西,见他心神不宁才开口“那么害怕直接告诉他不就好了。”

  他一下瘫了下去“没办法啊,我甚至连他steam好友都没加。”

  他明显听到友人顿了一下,然后语气带上了嫌弃“那你自生自灭。”

  店里只有青岛啤酒没有伏特加与威士忌,这让他颇为不爽,低度数的酒精喝进肚子里,漫上的一股子冲劲让他不自觉地开始吐苦水“我是一个主播啊,不是给你说过我之前在游戏里遇上一个比较合得来的人,后来那哥们不小心泄露了手机号被我的粉丝给疯狂怼了一顿。”

  “光是聊得来就被我某些粉丝做出这种事,我不希望他也像这样被打扰。”

  “我不能对他表露出太多的特殊,所以我连他好友都没敢加。其实如果他主动来申请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但他太懂事儿了。”

  友人瞥了他一眼,然后打算把让他自生自灭这一信念贯彻到底。

  “忽悠邀请我我又不可能拒绝,他那的粉丝还看着呢。但我其实挺希望他给我说一句生日快乐的,他昨晚蹲我应该也是想给我说的吧,哎哟难受。”

“你说他今晚不蹲我了怎么办。”

  友人仍在大快朵颐,听到这个问题草草咽下喉咙里的事物“安啦,他好不容易把你这块冰山捂热哪有那么容易放弃,就算放弃了你就去找他啊,你又不是只有某幻君这一个身份,再说,你又不可能用某幻这个身份和他拍拖。”

  “你说的有一点点道理,我今晚观望观望。”

  这一观望就观望到了十一点,当然之前有个四排让他胆战心惊,那货的声音真像他诶老天,弹幕那些人本就喜欢抓着一点开始乱想,如果自己那一份心思被发现就一切gg。

  某幻今天快下播了也没有欧皇,虽然解释和安慰什么时候给都行,可生日快乐一年只有一天能给,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于是他找了一个贼牵强的理由。

  “气人值这么高我就再打一把。”

  “这把不算,前五十才算。”
 
  “不算不算。”

  “!”

  “哎哟!!!”

  对方软糯的嗓音通过耳机落进自己跳得快停掉的心脏里“happy birthday.”

  心满意足。

  这时候的他已经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一心想着他在就好又想着要刻意避嫌保护他,所以粉丝提问时他对有关欧皇的问题都是能避则避,实在遇上了便推搡三连,当然那股子害羞都已经溢出了屏幕。

  某幻这个身份的确不适合谈情说爱,他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和欧皇奔现,好吧对方还没有答应和自己在一起。

  他怀着这样甜蜜的心情结束了他的生日,然而他并不知道凌晨时分同在梦里的两人却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
  意识到事情不对时他已经买好了去肇庆的机票,打算和他来一场属于成年人的随性的恋爱。这时的欧皇已经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直播间里,并且五一过后自己开了其他的坑,与他相遇的机会已经归零。

  在登机前手机提示特关微博,那个熟悉的头像发了一个一如既往丑陋的表情,还有一句

  “有人说,时间是最妙的疗伤药。此话没说对,反正时间不是药,药在时间里。——木心”

  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咯噔了一声,然后似乎是停止了跳动,那个懂事的家伙该不会东想西想最后打算放弃自己了吧,然后他反省了三分钟,自己的确没有给他太多希望,让他难受了是自己铁打的取不下来的锅。
 
  嗯,见面得好好哄哄。

  等等,见面,他扔下行李扶着额头不知道是笑是哭,哇,他居然没有想到这个,在那位还把微博私信给关了的情况下,他除了pubg就再没有能联系上他的方法。更可怕的是自己并没有带电脑出门,登机的提醒已经从广播里发出,他在最后一秒打算破釜沉舟将错就错,非洲人要来拼欧气了。

——
  甲方通过了自己的设计稿后他难得地打开了游戏,自吃鸡从某幻直播间消失后他也再没有碰过它,它并不像一个游戏,更像是容纳着他所有回忆与爱恋的载体,他们的故事在这里开始,还没有一个好好的结束。

  点进双排欧服,打算把那些回忆走一遍过后丢弃,自己过上自己的生活。

  “Hello.”他并没有注意队友的id,语气不冷不热。对面没有回答,他在快要点出游戏的那一秒才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个黑色爆炸头,爆炸头疯狂地锤着自己。他又瞅了一眼他的id,是熟悉的beautifu1-boy,惊了,他打开哔哩哔哩确认他并没有直播,然后揉了眼睛又看清这的确不是高仿。

  “某...某幻?”

  对面开口,却是意想不到的爆炸麦

  “真的排到你了,欧皇。”

  他说话时背景音无比嘈杂,他还在那些声音里听到熟悉的粤语。

  “你受邀了广东漫展?”

  对方的叹息隐匿在网吧的垃圾耳机之中“没有。”
 
  他这才满心疑惑地打开地图,问一句跳哪里。

  对方刻意压了压嗓音“你家。”

  “你在广东?怎么都没通知一声,你要来广东哪里。”

  对面低低地笑了,然后饱含温柔的一句话“你家。”

——

“你发的那个微博什么意思。”

“什么微博。”

“有人说,时间是最妙的疗伤药。此话没说对,反正时间不是药,药在时间里。这个微博。”

“哈哈不管他,我文艺一下还不行么。”

“说给我听的吧。”
 
“嗯,算一点点。”

“一点点?”

“因为还有一句话你没听过嘛?张爱玲的,那个才是说给你的。”

“什么话?”

“你就是医我的药。”

—end—

 
 

评论(16)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