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文狸_

祝我重生。

【幻欧】请把闹铃关掉

——是日常向的小段子
——嘻嘻正主甜到令人发指
——不要上升真人,ooc的摸鱼,废柴文手的垂死挣扎

  他是在因开着空调而过低的温度中醒来,醒来时床侧窗外洒了几束金色的阳光,他受到刺激不自觉地想打一个喷嚏,不巧这时怀里那个人短短的发在肌肤上蹭了蹭,他便硬生生地把那个喷嚏给憋了回去。抬抬手把被子给他掖好又顺手把窗帘给拉上,看见由于熟睡而微张的嘴露出一个笑容便安心地打算睡个回笼觉。

  是的,这是一位现充主播的普通清晨,怀里躺的是他的小粉丝男友,粉丝们亲切地称他为欧皇,当然cp粉更喜欢叫他闻德和小德。他们的故事要细细说来委实长得令人发指,简短截说,就是在这位粉丝坚持不懈的浪漫攻势之下,一颗真心终于得到了回应。

  某幻想起提着大箱子来到肇庆的那一天,热浪从门外窜进他的心里,绕来绕去最后终于凝成了面前青年的模样。青年捧了两杯奶茶,接过箱子将一杯递给了他,然后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最后略带羞涩地别过头“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样肥。”某幻强硬地自己拖着箱子“当然是要减一减肥才敢来见你。”

  “切,臭不要脸。”

  他走在自家小男友的左侧,换用左手拖着箱子,右手拿着奶茶懵了一懵,然后去服务处要了个袋子将奶茶一同提在左手,空出的右手摆在闻德面前。

  “你干嘛?”

  “看你没东西拿怪孤单的,借给你牵着。”

  “屁咧,”于是闻德很自觉地扣住了他的手“我明明拿了杯奶茶,不过牵牵你也无所谓,不就是想我拉着你嘛。”

  两人对视一眼,随即又默契地一同别过头露出青涩的笑容,一高一矮两个影子在正午的阳光下移动,缓缓融到一起。未到炎夏的广东已是高温,可他却还是不愿意放开他的手,双方的手心都已经热得发烫,两人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恋爱不但使人盲目,还使人丧失温度。

  那以后他名正言顺地在闻德家住下了,虽然说是抱着来肇庆玩几天的心思,可这玩几天便越拖越久,甚至于要开始过起了日子,没办法,刚尝到爱情甜蜜滋味的人都是没有智商以及逻辑的呆瓜,只是苦了小男友在兼顾上班的同时还要时刻想着怎么陪自己腻腻歪歪。

  想到这里时他的手臂有点发麻,可又害怕自己抽出手会惊醒怀里的人,便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念叨着大不了就是一条手臂,废在他身上也值了,毕竟这位睡得这么死也全然要怪自己毫无节制,他亲了亲那和本人声音一样软的发,然后双手环住闻德打算美美地睡到中午,打算先在梦里和自家欧皇吃一顿肥宅快乐餐。

  服务员的问题还没问出口他便被一阵奇怪的声音从梦里拉出来,清醒了几秒钟他才意识到这声音从自己身侧的床头柜上发出,那里放着闻德的手机,想必是他的闹铃。然后他又清醒了几秒,突然越听越奇怪,那个闹铃是一个男声,其实“兄dei”两个字一出来他就应该意识到,这闹铃俨然是自己当时作为粉丝福利而录的gay爆语音。这是他头一次听到闻德的闹铃,然后听到了他就再睡不着觉。

  怀里的人显然是受到了惊扰,迷糊中伸出手想去摁掉自己的闹铃,结果下手一个不稳直接重重拍在了某幻那整整一块的腹肌上,某幻还没来得及叫出声闻德先叫出了声,然后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打到了什么东西?好痛噢。”然后又眨眨眼看着某幻那张痛得皱起的脸,“不好意思,一时没有想起我已经是和你一起睡了。”

  某幻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安慰了一句没事。闻德越过他想拿手机关掉闹铃时,正不巧语音中那声大大的mua传出来,室内无比安静,两人面面相觑,现状终于被搞清,然后闻德迅速地抄起枕头把脑袋埋了进去。“不是!!!你什么都没有听到。”他看见小男友红了的耳根,顿时猜到他现在肯定真想做一个鸵鸟把自己埋进沙子里。他扯过枕头,坏心眼地抬起那张热到发烫的脸“我可是从头听到尾呢。这么喜欢我的声音么,嗯?”

  他的嗓音本身就带着浓浓的磁性,此刻压低了说话更是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刚起来的闻德身体还处于敏感期,听他这么如电台男主播一般说话顿时往后退了一退。“哥,你就饶了我吧,不行啦。”

  “不行,什么不行,男人不能说不行。”

  “不是...那个...铃声...”

  “本人都是你的了还要那个铃声干嘛?”他凑上去在对方脖子上已有的草莓印上再印上一个,感受到对方的颤抖便又不怀好意地多印了几个。闻德的脑袋刚被尴尬局面给搞懵,他一凑上来算是彻底死机,昨晚本来是累到睡着,觉又没睡够,于是开口全是毫无逻辑的话“哥,太累了,下次...铃声是没在一起的时候设置的...”

  这时某幻的手已经搂上了他细瘦的腰,听到这句话深吸了两口气“每天听我的kiss开心么?”

  “开心。”

  他便顺势给了他一个亲吻“听录音都这么开心呐?”

  “这不废话么。”

  “那以后我天天给你听现场版怎么样。”

  “恶心心,不要脸的鬼东西。”然后又接了一句“虽然恶心心但还是要听的。”

  他便又满心欢喜地缠了上去,吻到对方呼吸不过来的时候才停下“还睡得着?”

  对方显然不接受他的邀请“我真的很累勒,鬼知道你这个鬼东西体力怎么这么好。”

  “好好好,你睡,既然用了我的语音就代表你栽在我手里咯。”

  “栽在你手里我也认了。”他拿过枕头正准备回去与酣梦续缘,结果这时某幻手机的闹钟铃声响起。

  二人再次面面相觑,直到他听出那是闻德版的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一个柔软的枕头重重地砸在了某幻的头上。

“去死吧你!”

【完】
 
 

评论(35)

热度(160)